χ说好不会走的χ【18】

  那一眼,她笑如昙花,转眼凋谢

——夜魅

夜家有女初长成,唤夜魅,作倾国倾城之意,那一年,她十七岁,嫁给了二十岁的将军。谁都知,夜家小女心系太子,却是太子赐的婚。

冬,夜魅出嫁。

将军一袭红衣英姿飒爽,却生得一副妖媚相,若不是眉目间浓重的英气,怕是会被认作一位佳人。而夜魅。最讨厌的就是这种男子。即使他在战场上英勇骁战.

大婚那日,来了许多高管,包括那高高在上的太子殿下。

她身姿曼妙。缓入大殿,步步生莲。眸中却是黯然无光,唇畔含一抹淡淡的苦笑,被一绸红巾遮盖。

将军向他伸出两手,一只骨节分明,白哲修长的手,她缓缓的覆上去,暖意却像一丝丝温泉水倾入四肢,全身。

众人看来,郎才女貌,天造地设。

婚后,将军知她喜静,只派了两位贴身丫鬟,四五个小厮。却是百位暗影。

满园的梅树,满树的傲梅。他折下纸头枝头白梅,别再她的鬓间。眸光温柔如水,犹如初春第一抹温暖人心的阳光。她亦笑,即使美的闭月羞花,却淡的若那青山上的一抹微云。

后来,她无意听见,是将军请求太子赐的婚,她泣 他恼,她对他冷漠,对他发怒。她说爱的是太子,不是他。

那日还是纷扬着鹅毛太雪。他折下枝头繁盛的白梅,放入她的柔荑,笑的宠溺.苦涩。

再后来,太子登上了皇位,后宫佳丽三千只宠一人。她见过,一位如火如莲的女子。

月下独酌,千杯烈酒消不去她心头忧愁。将军在她额前落下轻柔的吻。低声说,我永远爱你。

她日渐消瘦,眸里 徒留下一片哀愁。他心疼的拍怕她的头,笑着问,你真的想入宫做他的妃么?

她泪流满面。只是不住的点头。

三日后,她如愿入了宫。皇上不再宠爱那位妃子,也不曾来她那儿,却是命人做了与她欢哥的景象。

不久后,敌国起兵,连夜攻城。将军率兵对峙,皇帝亲自上阵,她被将军送入将军府内。

那一夜,战火硝烟毁了整个繁华之都。

她执一卷书,做在等下。翻开,龙飞凤舞的字。

初见时,她十三岁。美得沉鱼落雁。再见时,她十七岁。我迎娶了她。大雪连下了五个月。我折了十四多别在她鬓间,他对我绽了十五次笑。次次如花。

颤着手,翻开下一页。

她说她爱的不是我,爱的是皇上。她愈发憔悴。我交出手中三千精兵换她入宫做别人的妻。后来我在宫里看见她,依旧风姿绰约,袅袅婷婷。

书卷跌落在地,她一双美眸不可置信的睁大,眼泪盈了满眶。猛地扑向案几,一纸休书安放在案上,字迹却被大口大口地鲜血掩得模糊不清。

门被推开,十几个暗影涌入。

“娘娘,城已被攻,我等奉将军之命带你离开。”

她抹去泪珠:“嗯,将军呢?”

“将军已牺牲。”

。。。。。

登下,纸张被风吹翻,一句墨香还温存的话。

我想与她并肩走完一生一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