χ说好不会走的χ【12】

  自六界大战后,妖界死伤惨重,狐王仅一独女登王。

虽是如此但狐族存活之人也不过原先一半不足,嫡系更是独留她一人。

剩余那些旁支可用之才也不过区区几人。

狐宫栖园一只紫狐轻手轻脚的在园中找寻。

姐姐所说的化形果到底在哪?

不知她的一举一动早已被窥见,狐宫内殿中,魅主一袭宫装半靠在贵妃椅上,凤眼半眛素手轻点玉桌,镜中便是栖园场景。

不过未化形的小狐狸居然敢私闯狐宫,呵,有趣。

仅眨眼间殿中便无一人。

栖园内化形树前,小狐狸前爪半招够不上离地三米的果实。

"想要?"声色磁迷宛如芳醉。

小狐狸猛然抬头,灵澈眼眸映出她妩媚身姿。

她弯腰将她抱在怀里,素手一挥一枚果实便落在手中。

"想要?"

犹豫半晌,点点头。

"为何?"手指抚上毛茸茸的长耳。

耳朵微颤,摇头不肯说。

"那你可知私闯狐宫是何等罪名?"依旧如初般迷惑然而身上却加了一层威压。

"若是被发现了,可是会经受扒皮之苦的,之后再丢入圣坛调离魂魄炼化为魂兵。"

小狐狸浑身一颤,原本柔顺的毛发亦有些许刺手。

她勾唇一笑手掌放在她头上度她三百修为化为人形。

黑色发丝披于肩上,长长的耳朵非显怪异,纯净的眸子惊慌的望着她。

"你姐姐骗了你。"

"你看了我记忆?"神色无措,本是狐妖却多了些纯净之色。

"记住,我助你化形你便是我的,若有二心我便将你私闯狐宫之事说出去。"

"你……"

"好了好了,记得以后乖乖的,紫茵。"似是宠物般将她化为狐状抱走,顺带赐予名姓。

自那日起,狐族上下便都知狐王得一宠,溺之如狂。

"紫魅,它们都说我魅惑主上,应当处死。"

"怎会,分明是我魅惑你。"素手挑起她发丝轻嗅。

"你为何不招夫侍?"

"有你一人即可。"

"他们说你应当留下子嗣。"

"妖族无命尽之时。"

"他们……"

"时辰不早,安寝吧。"

她抬头看天上太阳正当,无奈被她搂入怀中。